冰球运动员武器大师|初学用冰球刀

樂隊|惘聞:「28天失眠日記」.

文娛 2019-8-30 00:00   閱讀數:759

好文動圖.gif

本文來源:公眾號我愛搖滾樂Fanzine”

 


' Young Adult '

指那些已經成年卻還在學習如何成為真正的“成年人”的年輕人。

 

天真幻想還未消散,殘酷現實席卷而來,“選擇”和“承擔”已迫在眉睫。在這個真正獨立面對人生選擇的時刻,搖擺在“青年”和“中年”兩座鴻溝縫隙間的人,或迷茫或焦慮。

 

2019年的今天,畢業沒多久的我有著一份企宣工作(壓力大),也并行著自己的獨立樂隊(沒前途),經常熬夜也經常失眠。出于工作需要,為今年十月惘聞樂隊的大連雙專場準備預熱宣傳。這些貌似巧合的征兆都指向一張專輯……

 微信圖片_20190830130000.jpg


2003年惘聞「28天失眠日記」這張專輯發行時,樂隊成員也都二十出頭,和我現在一樣。


 微信圖片_20190830130013.jpg

 ”快喝酒 別憂愁“

 

十六年前的他們在想什么?會和現在的我有著類似的困擾嗎?

這張把“青澀”和“無法安放的困擾”化成詩篇一樣的專輯,到底是怎樣創作出來的?

那些“失眠日記”到底在講述著什么?

我們是不是面對著同樣的“失眠故事”?

帶著無數的好奇與疑問,我開始接近這張專輯背后的故事……


 微信圖片_20190830130016.jpg

 年輕的惘聞

 

1.jpg

規則和框架是用來遵循的嗎?

 

2003年面對這個問題時, 27歲的吉他手謝玉崗搖了搖頭。你永遠需要通過接觸新事物和學習來推動觀念邊界的擴展。

 

但在這之前,他也曾有過固定的音樂觀念:“沒有唱的樂隊是不完整的”,并不善于唱歌的他,對于“寫詞”這件事情總是拖延癥大爆發,每次都在錄音的最后關頭使用“自動式寫作”的方法聊以慰藉。

 

惘聞的創作情緒在「28天失眠日記」中從“無因的憤怒”向“田原牧歌”轉變,和謝玉崗有段時間特別迷Jim Morrison,每天晚上總聽他的個人專輯「An American Prayer」入睡不無關系。口白念詩 氛圍音樂的“配樂詩朗誦”形式給了他啟發,讓不擅長唱歌的他找到了適合自己的表達渠道,比如「豐收」里閑云野鶴般的獨白。

 

“田間,禾下,和著不停的汗水,生活所需。橋下,有豐富的味道,去印證。竹林,曠野,可悲,可想。命運,抹去一番落日,我心碎。搖曳在田間,最初,情緒所至。我在土壤根下……”

 

這不是什么簡單的鄉村情節,這其實是一個有夢的孩子敏感的圖畫,加上音樂,很鄉村,卻也很城市,因為它一點都不土。應該說這也是惘聞的整體音樂理念——簡單,卻賦有精明的變化。這種音樂需要的是心境,不是腦子里沒有東西也可以搞出來的不知所云。

 

李風樂評《于2005.01.27日》

 

 微信圖片_20190830130023.jpg

惘聞吉他手謝玉崗

 

同時期,一個在大連的加拿大人給他推薦了一支自己家鄉的樂隊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謝玉崗的思維被打開了,“原來搖滾樂隊可以沒有主唱!”GY!BE不僅沒有唱,也沒有吉他大神solo,這完全打破了那個年代大家對于搖滾樂的普遍認知:要有漂亮的人聲,要有吉他英雄…… 通過豐富的樂器進行氛圍鋪墊,音樂已經把情感交待地足夠清晰了。所有的樂器是平等的,可以完全交融在一起呈現更大的力量。

 

謝玉崗花了一個月消化這張專輯,最后想通一件事:如果器樂已經足夠我們表達想法,而且也是我們最舒服的表達狀態,為什么要強迫自己“必須去唱”呢?人聲也只是一種方式而已。對于惘聞而言,沒有哪個部分是一定必須的,遵從自己的舒適度去篩選擅長的工具來表達,是一件舒服的事情。樂器、人聲、采樣……都只是工具而已。創作者要做的,只是找到最適合表達的工具和方法。

 

2.jpg

樂隊里一定要有搖滾明星嗎?

能否建立一個每個成員都平等的創作發展模式?

 

惘聞成立的年代,正是Hard Rock、Blues Rock等基于吉他技巧的傳統搖滾樂傳入中國的時候。成為“吉他英雄”、“搖滾明星”構成了當時大部分搖滾青年對于玩樂隊的幻想。但接觸到GY!BE這樣的器樂搖滾樂隊讓惘聞意識到,除了以人聲或者吉他旋律為中心外,樂隊的創作還有另外的道路可循:如果所有樂器都是平等的“聲音”,那么任何一種聲音都可以是靈感源泉,大家輪流主導創作,互相包容對話。

 

 微信圖片_20190830130030.jpg

惘聞早年演出現場

 

28天失眠日記」是惘聞樂隊的的第一張正式專輯,記錄了2000年-2002年間樂隊的想法。用謝玉崗的話來說就是“融合了過去和未來”。因為這張專輯既收錄了過去還未明確創作方向時的作品,也見證了樂隊在音樂風格上的過渡期。

 

最直觀的表現是:這張專輯9首歌,人聲和歌詞占了很大比重,但同時你也可以從「光」、「漢人」這兩首歌中看到樂隊想要踐行的器樂搖滾方向。器樂搖滾讓惘聞意識到,每個樂器(或者說每種聲音)在創作中的平等性,共同交織出層次豐富、可以敘事的作品,這是他們不斷嘗試的樂隊創作發展基礎:“大部分惘聞的歌是從某一種聲音開始的。“


 微信圖片_20190830130033.jpg

嘗試用不同工具制造聲音

 

吉他不是主角,鼓不是主角,鍵盤也不是主角,謝玉崗的聲音也不是,這張唱片真正的靈魂是對于平凡生活的熱愛。如果誰在聽這張唱片的時候加入了自己的情感,去考慮愛情,幻想自己在一片金黃的麥子地里漫步,我只能說,他是可憐的。因為他沒明白,這不是一張來換你思考,喚你共鳴的唱片。這僅僅是一種展示。

 

李風樂評《于2005.01.27日》

 3.jpg

如何建立自己的風格?

 

對于一支年輕樂隊來說,最困惑的是如何建立起自己的音樂風格。一切都要從頭開始,年輕的惘聞樂隊也不例外。在他們的第一張專輯「28天失眠日記」中,你能分辨出某些曾經帶給他們啟發的前輩樂隊留下的痕跡,也能看到樂隊自身的探索。

 微信圖片_20190830130036.jpg

登上《我愛搖滾樂》雜志封面的青澀惘聞

 

應《我愛搖滾樂》雜志社/唱片公司 主理人曉朱之邀,惘聞在2002年冬天前往石家莊的SoRock錄音棚錄制了這張專輯。這張專輯整體上是冷色調的,包括酷愛陰冷和弦和濕潤的合唱音色,頻繁使用沮喪的意象,謝玉崗回憶道:“印象中整個錄音過程都挺冷,住在 so rock 的宿舍,也沒有暖氣,自然寫照吧。”但也有些許溫暖瞬間,開篇的「光」、「豐收」和最后一首「A Song For Yu Wen」,隱隱透露出希望。

 

可以說,從「28天失眠日記」起惘聞在創作方面的自我意識覺醒了。一直都叫“惘聞”,雖然還沒成為現在大家印象中的惘聞,但也洗去了身上Grunge的憤怒粗糙痕跡,逐漸變得情感表達細膩且游刃有余。


 微信圖片_20190830130039.jpg

請注意右側發光的螺絲刀

 

謝:其實惘聞始終是一個在不斷學習的樂隊。到現在也是,回看每個階段,都覺得當時有一些有意思的想法和太多素質、意識和技術的不足。而每個階段樂隊所表達的理念和想法肯定是不同的,一個是時間和生活的影響,還有就是想不斷探索些沒有去過的音樂之領地。所以談不上否定和排斥過去的東西,僅僅是一個不斷的把經驗和積累消化成為自己知識的過程。

 

錄《二十八天失眠日記》的時候其實有些尷尬,我們實在不想只是把小樣里的歌再重錄一遍,而更想多錄些我們已經開始在創作的器樂曲,但因為準備時間太匆忙了,所以好多歌的編配都欠妥當。錄完回到大連后我們才真正開始踏實下來弄些之前沒弄利索的歌。

 

NOISEY采訪:《惘聞吉他手謝玉崗為專輯排序》

 

 “風格是一個人生命的總和”,與惘聞樂隊合作了專輯「看不見的城市」的插畫師岑駿曾表達過這樣的觀點,我深以為然。風格建立的過程,正像一株綠色植物的生長:樂隊中的每個人,都在不斷學習積累的過程中汲取養分,貢獻智慧。也許緩慢,但總有天能長成自己獨特的模樣。

 

 

3.jpg

創作?生活的關系:與

 

謝玉崗在跑火車電臺一次聊天中說“你干什么并不影響你最想干的事”。說出這句話是距「28天失眠日記」這張專輯發行十年后的2014年。從樂隊迄今的活躍度以及發表作品的狀態而言,就可以感受到這種踐行。這是一件說起來特別容易,但行動中卻需要很大智慧和平衡感的一句話吧。


 微信圖片_20190830130043.jpg

”小謝“還沒有變成”老謝“

 

在大多數人腦中,搖滾樂手的生活方式一定非常自由、隨心所欲,是“朝九晚五上班族”的反義詞。人們喜歡將這兩種生活方式完全對立,以創立對于另一種“自由”的向往。但若是脫離了社會參與度,所謂閉門造車或縮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生活圈子中,就一定可以成就所謂的藝術創作嗎?

 

2001年,謝玉崗決定去造船廠工作,因為英文好,做了對外銷售。這是一份穩定的工作,8小時上班之外可以創作和排練。領導還都挺好,看在謝本職工作完成好的基礎上,無論排練還是巡演的假都批得干脆。其中一位領導還出現在了「垂死的歲末」這首歌中。“那位科長現在好像已經是船廠的副總經理了,我上班的時候他對我一直不錯,請假去巡演什么的都很通融。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身邊的環境也不一樣了。”當然,謝玉崗沒把這首歌拿給科長聽。

 

「垂死的歲末」里虛無主義式“XXX還有意義嗎”的反問,被每一代夾在夢想與現實之間的迷惘青年引為知音,好像為自己的“頹喪”找到了注腳。崇尚“自動式寫作”的謝玉崗在錄音前最后關頭,才完成這首歌的歌詞。談及此,謝說著“大家不要太當真,也不要延伸出更多意味”,但多半還是在歌里印刻了當時青年時期潛意識里的迷茫。

 

“作為錄音師,對于這張專輯,我是一個音符一個音符地吃進去的,一個波形一個波形地降噪修改過的,一個效果一個效果掛上去的,按說我應該是早已對其無感了吧?錯!時至今日,每當“垂死的歲末”1分20秒處的吉他響起的時候,我還是會渾身一陣陣過電一樣,麻酥酥的感覺一波又一波地渾身上下亂竄——直至歌曲結束……有時我覺得音樂只是我的習慣,對于音樂中的情感已麻木,但是每次聽到惘聞的這兩首歌,我感覺我還是對音樂有感情、我還是懷念過去、我生命中那些閃耀著靈感火花的日子又回來了。“

 

《我愛搖滾樂》雜志/唱片 主理人

28天失眠日記」專輯錄音師 曉朱

 

對于惘聞來說,「28天失眠日記」時期同樣是一段“閃耀著靈感花火的日子”。


 微信圖片_20190830130046.jpg 


“當時在大連我們就是一幫小孩,剛開始學音樂,自己喜歡就自己玩,玩得很粗糙很簡單。”這樣青澀半啟蒙的狀態永遠地留在了「28天失眠日記」這張專輯里,它真實記錄了樂隊原初的聲音。你很難不帶任何感情客觀地去評判這樣一張專輯,就像想到更年輕時候的自己。這張專輯作為一個開端卻并非過去時,而是未完成的現在進行時。它代表著創作中某些塵埃落定的部分,同時也開啟了全新篇章,之后,樂隊將把這充滿活力的創作狀態延續至今。

 微信圖片_20190830130050.jpg

 

“28天失眠”期間 這些曾經被思考的問題,放到今天仍是像我一樣年輕樂隊的捫心自問。愿下次被太多問題困擾到失眠時,你能夠打開這張專輯,在音樂的陪伴下沉沉睡去。




編輯:WZH

我要評論(評論要求5-500字)

全部評論(共0條)

    冰球运动员武器大师 2020年体育大乐透开奖结果 11选5走势图怎么解 极速11选5开奖网 福建麻将胡牌技巧 11选5吉林 中国竞彩比分直播新浪网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 内蒙古十一选五基本 湖北未来麻将官方网站 河源百搭麻将在哪里下载 股票涨跌怎么计算 微信红包棋牌游戏 雪缘园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斯诺克比分在哪看 金牛配资可靠 11选5前三组选绝招1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