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球运动员武器大师|初学用冰球刀

“你只是一個鍵盤樂迷。”

文娛 2019-10-23 12:13   閱讀數:464

微信圖片_20191021110826.gif

(文章轉載自公眾號:樂道louder 作者:木舟)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710.jpg



你有沒有認識這樣的朋友:

 
熱愛音樂,
Livehouse、音樂節常客,
各類音樂周邊是他們身上的“符號”,
播放器里風格各異的歌單
是他們隱形的“標簽”。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740.jpg




如果這算是鐵桿樂迷,
與之相反的則是這樣一類人:

同樣“熱愛音樂”
自稱xx樂迷xx狗
日常熱衷于分享歌曲、對音樂發表評論,
留下似是而非不知所云的聽后感尋找認同,
卻幾乎從來不為音樂買單
付費歌曲問別人求資源,
沒買過實體專輯,
沒去過演出現場...

究其原因
十有八九你會得到
沒錢、沒空、沒必要之流的答案。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743.jpg



我們把這種樂迷稱為“鍵盤樂迷”

如果一定要給它下一個定義,可以簡單概括為:
愛音樂,卻不為音樂付出實際支持的樂迷。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746.jpg


▲二手玫瑰樂隊主唱梁龍,圖源:圓桌派



咳咳,
或許,說的就是你呢?

腳下踩著價值四位數的潮鞋,
卻在朋友圈問人借8塊錢的音樂會員…
這樣的情景不陌生吧?




嗯,對音樂愛得“吝嗇”的人并不在少數。

01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755.jpg

上個月周杰倫發布新單曲,各大社交媒體被“刷屏霸占”,當人們對歌曲褒貶不一花式調侃,討論得熱火朝天的時候,我們看到各微信群里有這么一些議論……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758.jpg

WTF???冤枉錢???
標價3元的一首歌曲,
怎么竟給人一種奢侈品發售的錯覺?

但講真,有多少人正因此望而卻步?
從何時起,付費聽歌成了一件稀奇的事?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832.jpg



1877年,留聲機的發明,使得欣賞音樂的空間不再受限。價格不菲的留聲機與黑膠唱片,并非人人享有,彼時聽音樂是一種高貴、奢侈的享受。

后來,磁帶、CD的問世,到Walkman隨身聽的出現,再到互聯網音樂平臺的發展,一代又一代,音樂的存儲與傳播形式不斷被打破革新。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836.jpg




直至今日,
聽音樂早已不再奢侈,
隨時下載,隨處收聽,
音樂存在于人們生活的各個場景,
逐漸成為不可或缺的精神消費品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839.jpg




然而大眾對音樂的消費意識
并沒有跟上時代發展的腳步:

舊時代聽音樂需要購買實體專輯,
唱片暢銷、盜版猖獗是常態。
反而數字時代,免費下載成了習慣,
盜版CD演變成泛濫的侵權歌曲,
漸漸地人們甚至連付費都覺得“冤枉”。
 
有首歌唱道:

“從前出唱片,啲人即刻翻版,
 而家cheap得過雞蛋,周街MP3!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842.jpg


▲溫拿樂隊《樂壇風云》MV



網絡音樂平臺成為主流,唱片業衰落,
音樂人作為內容生產者,是否只剩無奈嘆惋?

“cheap得過雞蛋”的現狀,
是誰之過?向誰控訴?
又是否有解呢?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846.jpg




信息技術的發展徹底改變了音樂的存儲和傳播形式,隨之而來的是侵權歌曲的病毒式傳播:過去翻印一張專輯,謂之盜版;如今的“翻印”,只需要一鍵復制、發送。人們獲取資源的成本降低,必然是一擁而上,以一傳百。

再者,網絡音樂平臺發展最初,大部分音樂資源沒有得到官方授權,而唱片公司也僅僅將網絡平臺作為一種分銷渠道,并不重視版權問題,以至于在網絡平臺日益普及、數字音樂逐漸淘汰實體唱片的過程中,音樂版權紛爭一直難以調和,歌曲免費下載的狀態維持多年。




那么免費又優質的餡餅擺在眼前,豈有不吃之理?久而久之,聽眾吃慣了伸手即來的“餡餅”,突然有天開始收費,你說他喊不喊冤?

有因必有果,莫要問對錯。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850.jpg
▲經濟日報,2015年12月23日

近幾年,互聯網音樂版權逐漸規范化,部分歌曲收費,從業人士也希望借此能使大眾對音樂的消費意識得到有效引導。

歌曲有價,音樂無價

音樂作為一種藝術作品,
本不當以金錢衡量,
但同時它也作為一種精神娛樂產品,
需要一定的物質基礎,
為音樂創作提供更好的條件,
為音樂的發展提供更好的生存空間。
 
沒有面包或許可以有愛情,
但倘若樂迷對音樂的支持,
僅僅停留在“用愛發電”,
音樂人何以生存?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853.jpg▲音樂人張亞東,圖源:圓桌派

02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857.jpg

當唱片業漸漸落寞,微薄的版權費鳳毛麟角,演出則成為音樂人獲得收入的主要來源。

暫且拋開自帶流量的主流歌手,對于無數獨立音樂人而言,大大小小的音樂節以及各地的live house,就為他們提供了舞臺,抑或可謂是承載了更沉重的使命:扶持獨立音樂發展。

獨立音樂之所獨立,在于它不經由唱片公司,從音樂的創作到制作,均由音樂人獨立完成。

而獨立音樂人多數不以音樂作為謀生主業,沒有唱片公司的商業包裝,也沒有金主提供頂級的制作配置,日常演出的所得收入甚至很多時候不足以“回本”。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901.jpg
▲竇文濤談音樂人窘境,圖源:圓桌派

沒有過多的商業動機,獨立音樂人往往只是憑熱愛、情懷在做音樂,這就決定了獨立音樂自由隨性不受限的屬性,一面也決定了它受眾有限,發展艱難。人們常說情懷無價,可情懷也是這個時代最不缺的、最不值錢的東西。




獨立音樂人可以不為名利,
但也需要機會去展示自己的音樂,
也渴望獲得聽眾的認可與支持。

那么如果說音樂節和live house
為獨立音樂提供了機會和平臺,
則樂迷的支持,才是它維系生存的支撐。

可無論是場地方、主辦方,
還是音樂人本身,都或多或少面臨一定的困境。 

來看一些例子: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905.jpg
▲國內著名前衛金屬樂隊直惘樂隊 巡演回顧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911.jpg
著名獨立音樂廠牌火鍋音樂主理人

一個真情流露、一個淡然笑侃,
卻句句戳心,直指鍵盤樂迷,
平日里在網上簇擁叫好的大多數
關鍵時刻集體花式躲貓貓。

音樂人光鮮背后有多少心酸,
卻也只能自我反省…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915.jpg

音樂人巡演叫好不叫座,入不敷出;主辦方費心費力卻換不來夠本的票房;同樣艱難的,還有為他們提供舞臺的場地方。

某種程度上,一座城市live house的數量、規模及其發展情況,可以說是這座城市音樂氛圍好壞的“衡量指標”




而全國各地的live house,能單純靠演出收入維系運營的微乎其微,大多live house申請餐飲牌照,以酒吧性質經營,盈利的主要來源靠酒水消費

即便如此,live house的生存依然艱難(哪怕是在一線城市)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918.jpg


▲北京798livehouse創始人



許多livehouse虧本經營,
各地屢屢有倒閉關停的場地。

以珠海為例,這座城市曾經的代表性場地——九號倉音樂工廠文青Livehouse,分別在17、18年宣布關停結業。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922.jpg



“天團”是真的“天團”,
珠海的樂迷卻默契缺席,
我們到底錯過了什么?

如果你正是喜愛獨立音樂的樂迷,
看到這樣的現狀,作何感想呢?




試問,假如有天你喜歡的音樂人不再產出,
假如有天你的城市不再擁有真正的live house,
不再有優質的演出落地,
你真的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嗎?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933.jpg
 
當然這也不容易發生,
即便獨立音樂生存不易,
依然會有人前赴后繼。
 
可靠情懷支撐始終不是長久之計,
我們真的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去到現場,
給獨立音樂更多的希望。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939.jpg


▲扭耳仔——《場做場有》紀錄短片

03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943.jpg
可能有人會說:
“去看live不就是為了打卡發圈嗎?”
的確,是有許多吃瓜群眾為去而去,九圖打卡。
但,去了現場便是一種行動支持,
而你,是否還只是在屏幕背后敲著鍵盤喊牛逼?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946.jpg

可能還有人會問:
“聽歌為什么一定要去現場?
“在家看視頻不好嗎?
“花錢買票,值嗎?

的確,許多樂迷并非主觀上不愿去現場,而是在以往的認知里不了解音樂現場,以至于對它產生距離感、畏懼感。嗯,這也不難理解。

但如果不試著跳出自己的框框,你將永遠感受不到音樂最真實的魅力。

為什么?因為音樂的靈魂只在現場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951.gif



播放器里的歌曲是經錄制而成的、數字化的音樂;而音樂本身是經演奏、演唱、由樂器震動共鳴而產生。




現場就給予我們空間,
實地感受音樂的存在。


微信圖片_20191023114954.jpg


▲攝影師@歐懿

哪怕演奏會有失誤,
哪怕最終的呈現有瑕疵,
它也是最真實的演奏,
音樂最直接的傳達。

這種傳達,是任何其他媒介無法比擬的。




也正因現場的不確定性,賦予了音樂更多的可能,這種可能,也是任何其他媒介無法實現的。

去現場體驗一場聲、光、影多元素聯合呈現的音樂表演,去感受一個因音樂而存在的烏托邦,或恬靜、或狂躁,放下紛擾,在聲場共振中暫別現實。

微信圖片_20191023115002.gif

在演出現場,
當你喜歡的音樂人就在你眼前,
身處同一個空間與音樂同在,
臺上臺下雖有距離,實為一體,
觀眾也是其中一部分,
現場有你,才完整。




親臨現場,
是與音樂人最近距離的“交流”,
也是對音樂最實際的支持。

對于音樂人而言,
現場的每一個你,
都是ta繼續前進的動力所在。
當然,你支付的門票也是。
 
微信圖片_20191023115008.jpg


攝影師歐懿

微信圖片_20191023121137.png

微信圖片_20191023120720.jpg

喜歡這篇文章的掃描二維碼關注作者樂louder公眾號哦

我要評論(評論要求5-500字)

全部評論(共0條)

    冰球运动员武器大师 抽搐最猛的av 长投股票分析师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上证指数2020年预测 广东快乐十分 nba比分中文网 云南11选5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北京快3 36选7 理财平台排名2018 河北20选5 北京快中彩 500万彩票网即时比分 基金配资地址 配资门户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