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球运动员武器大师|初学用冰球刀

雜談:Taylor吉他設計師Andy Powers

人物 2019-10-24 14:39   閱讀數:590

微信圖片_20191021110826.gif

(文章轉載自公眾號:九河吉他 作者:趙洪波)


第一次見到Andy Powers,是2014年受《現代樂手》雜志之騙去位于加州San Diego的Taylor工廠采訪其全新8系吉他的發布。當時Bob Taylor正在德國參加法蘭克福展,接待我們的正是我之前從未聽說過的Andy。


微信圖片_20191024141849.jpg


實際上,剛見面時我對Andy的直覺并不好。首先,他太年輕,也太陽光了,形象跟我習慣的吉他制作大佬們相去甚遠;其次,也許是那時還不常被拉來臨時充當接待人員,他竟然顯得比我還拘謹。


不過幾分鐘后,當話題轉到吉他,我們倆也都慢慢忘了旁邊還架著攝像機時,聊天變得有趣起來。Andy帶我參觀了他的設計工作室,這里也正是之前R.Taylor品牌的專屬領地,在繁忙的工廠里是個清靜的所在。我們還拋下攝影師去試音間小坐,那里有各個音箱品牌的流行型號,Taylor對他們的拾音器系統都會進行充分的測試,這是我跑遍中國南北方的吉他工廠都沒見過的。


我對Taylor品牌的欣賞,更多的來自于吉他從業者的角度。把技術創新、質量控制、資本運作、市場營銷等同時做好,Bob Taylor、Kurt Listug、Larry Breedlove等人的合作堪稱典范。尤其從技術角度,Taylor的NT琴頸、ES拾音系統、Relief Rout、UV漆面等等一系列創新都讓我著迷。


但這種欣賞并未延續到對Taylor的產品上。Taylor的大部分核心技術都偏向于量產,賦予了產品幾乎完美的一致性,但就像你不會買到一把太差的Taylor一樣,你也很難找到一件讓人興奮的作品;或者說我欣賞的是他們能把工業化量產的吉他通過技術創新做到如此之高的水準,但在維修工作中彈過拆過修過無數把Taylor之后,實在是沒有幾把的音色能讓我愛不釋手。


典型的Taylor音色,是種很能抓住初聽者的取向——刻意增強兩端的高低頻,同時又有豐富的諧振泛音,可以說絕大多數Taylor型號初聽起來都是強于同檔次其他品牌產品的。


但這種怦然心動卻很難持久,當你需要表現爆發力和動態時,常會發現Taylor這種華麗的音色是力不從心的,雖然一招一式都表現得飄逸靈動,但就是中氣不足。


出于禮貌,我并沒直截了當坦陳我的看法,只是問了Andy對NT結構可能對中頻有影響的說法怎么看。Andy的回答是他們用同一塊原木上開出的兩套木料分別做過除了琴頸接合方式外完全一樣的兩把吉他,結果證明NT結構與傳統燕尾榫結構差異很小,或者也可以說各有千秋。


標準答案,完全沒有出乎意料。說完了音色,Andy開始介紹NT結構便于調整琴頸接合角度等優點,我告訴他從維修工作角度,我確實非常欣賞這個創新,但我在中國根本找不到你們向每個美國Taylor授權服務商提供的用來修正琴頸角度的墊片套裝...


幾番詰難,Andy從容以對。不過其實場面遠沒那么難堪,只是一個不專業的記者和一個不專業的PR直截了當的聊幾個專業話題罷了。當然,還因為我的英語水平也遠達不到能拐彎抹角的水準。


不久之后,進廠時迎接我們的職員拿來了一把新款814ce,當時新款814ce總共也沒生產幾把,差不多還都被Bob他們帶去德國了,我見到的大概是工廠里唯一留下的樣品。那把琴我只彈了幾分鐘,至今那也是我仔細聽過的唯一一把新款814ce,所以我的印象也許并不能反應現在這款吉他的正式量產版本的水平。


微信圖片_20191024141901.jpg


簡單說,那是一把保留了Taylor所有優點,同時又克服了幾乎所有缺點的吉他。中頻的力度仍不及Martin同檔型號,爆發力也趕不上Gibson,但顯然有著更為出色的平衡性。沒有任何一把吉他可以面面俱到,原有的Taylor 8系產品也絕對堪稱上乘之作,眼前這個人的第一款Taylor設計能有這種程度的改進,瞬間打消了我對他的最后一點質疑。


尤其在Andy解釋了他的斜向背板音梁、漆面厚度削減、全新的側置壓電拾音器等等設計之后,我對眼前這個同齡人肅然起敬。


探訪Taylor工廠歸來,我緊接著要開始準備下半年的第21屆GAL年會之旅,之后一直忙于九河各加盟店的籌備和維修技師培訓等工作,雖然一直很好奇Andy Powers是Bob Taylor請來的何方神圣,但也實在找不到更多信息。


再次想起Andy,是讀到Guitar Player雜志一篇名為《Andy Powers指引Taylor吉他設計的未來》的文章。不愧是專業記者的文筆,第一段話就勾起了我強烈的興趣:


為一家知名公司找到合適的接班人,從來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在Taylor廠牌年屆40之際,Bob Taylor為繼任者定下了這些標準:他應該是個比我更好的制作者、一名專業水準的吉他手、自學成才、擁有20年經驗、不滿40歲,并且會終身熱愛這個職業.....


天啊,這是要造神的節奏啊。新聞聯播看久了,難免沾染質疑一切的習氣,于是再次懷著疑問和好奇,開始了解這個已經逐漸淡忘了的設計師。


大約20年前,在一場San Diego當地的木吉他音樂會上,15歲的Andy Powers第一次見到了Bob Taylor,手里拿著的是他自己制作的一把Ukelele。Bob驚異于那把琴的品質,告訴Andy如果什么時候需要工作了就來找他。


20年后,Bob再次見到Andy是在NAMM展,這個年輕人正跟Jason Mraz在臺上演奏!幾個月后,當兩人在電話里長談時,Bob發現這個年輕人符合了自己對技術方面繼任者的所有要求,甚至他的名字都昭示了這場宿命般的合作——他的全名是Andy Taylor Powers!


在Bob Taylor的傳記《Guitar Lessons》里我讀到過Bob最初的吉他制作經歷:高中時,學生們可以為自己的手工課自由選題,Bob的心愿是做一把吉他,而他的老師也不懂,于是老師找來了一本吉他制作教材,跟小Bob一起摸索著做出了他的第一把像樣的吉他。


Andy的嘗試更早。大概8歲時,他父親拿回家一塊工作時剩下的廢木料,大小差不多夠做一把吉他,形狀也基本合適,不過小Andy對做吉他并沒什么概念,甚至卷弦器都是求當地一家琴行給湊的不成套的。做完的吉他在試著調弦時就散掉了,甚至都沒來得及出聲。“對一個小屁孩來說,看著它崩掉大概跟真能彈它一樣有趣。”Andy回憶到。


想必你也看出來了,這不是一篇打算探討技術的文章。這里只是一個Andy Powers的同齡人在自嘆弗如之余的一些感慨。


高中... 我那會兒在干什么?晚晚自習上到九點還是九點半?打贏了多少場校際約架?一頓早餐時間我能背完幾道政治題?我差不多每周都會買幾盤磁帶,我見過吉他嗎?


8歲... 嗯 那是個敏感的年份,隱約記得我見到過游行的學生,后來從新聞聯播里聽說那是一群暴徒,甚至能想起新聞畫面里天橋上掛著的燒焦的尸體和母親看到這一幕時掩面哭泣。吉他?吉他似乎從那時起就只是樂器,從來就不是表達思想的武器!


為什么不談技術?那才是自稱Luthier應守的本分啊?可我看遍所有吉他制作書籍,去過最爛的和最好的工廠,見過入門菜鳥和頂級大師,但全然看不到這片土地誕生一個Taylor般偉大品牌的希望。要讓更多人實現夢想,首先要賦予他們即便失敗也不會成為笑柄的寬容;要創造一種投機取巧的風險遠大于踏實努力的公平;更要讓他們的求知不變成一場場虛無,把求真務實和獨立思考根植進每個人的靈魂。


能出現Andy Powers,是因為那里有群正常的人,和一片正常的土地。


我要評論(評論要求5-500字)

全部評論(共0條)

    冰球运动员武器大师 20选5 广西快乐双彩 体球网即时比分足球比分 九个最好的理财方法 山西快乐10分 广东快乐10分 宁夏十一选五 三明商品期货配资 极速十一选五 山西快乐10分 正确的投资理财观念 极速11选5 安徽十一选五 柒仟陆影视网-在线观看最新热门影片 新浪模拟炒股 江苏11选5